红玫瑰与白玫瑰

-回复 -浏览
楼主 2019-07-18 16:50:25
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


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,至少两个。娶了红玫瑰,久而久之,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,白的还是“床前明月光”;娶了白玫瑰,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粘子,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----张爱玲《红玫瑰与白玫瑰》


1  玫瑰一朵



年少时,我已经认识了勋,因为双方父母熟识的原因。那时候,他住军区大院,他父亲的级别已经很高了。在中国这个人情社会,我父母与他家走动自然频繁一些。

那时候,因为同龄,所以父母常提的话题就是把我嫁与勋为妻。每每说到这个话题,大人们都是非常愉悦的笑声。年少不懂时,倒也没有什么感觉,只不过觉得以后两家人就要住在一起了。再长大一些,便多了一些害羞。

直到我上了大学,我和他之前貌似各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。我们对对方的存在不过是觉得就像一个邻居,一个邻居一般,无他。

父母的意思都再明白不过了,我父母希望我能攀上这样背景的家庭,以后少很多经济上的苦恼。他父母希望他能找一个知根知底,书香门第之家贤良之妻,延续家风。

当然,上大学之后,也不是没有遇过心仪的男子,只是有缘无分。几经折腾,忽然想开了,人生伴侣以伴为主,其他的都是空中的肥皂泡而已,在阳光折射下,五颜六色,伸手触摸的时候,总是不经意间就爆开了,一场梦幻。



2. 玫瑰变成蚊子血?



他高考失利,父母安排出国留学。我们期间也时有联系,联系时间长了,我生出了对他的依赖,情感的依赖。

在无尽的夜里,我会等待他的电话,信息。如果没有,开始整夜的焦虑。当然,最痛苦的是等待他回国。我把日期记得非常的清楚,还有400多天,我就开始进入倒计时状态。

他待我极是上心,虽然人不在国内,却是事事想得非常的周到。各种纪念日的日礼物从未缺席过。

就在我的期盼中,他学业结束,拿到了双学位,回国了。

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就是他牵着我的手,问我是否愿意嫁与他为妻。看到他跪在我的眼前,剑眉俊脸,一脸的迷恋地看着我的样子,我觉得我成为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我伸出了我的手,眼波流转地看着他,看着这个我将与之度过一生的男人,我的男人,然后激动地说一句,我愿意。

如果这是童话故事就好了。童话故事都是以王子和公主结婚并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就结束了。没有婚后的柴米油盐和熊孩子,也没有其他的第三者插足。


3.白玫瑰来了



婚后不久,我就怀上了宝宝,自然家里希望放弃工作,全心养胎。家里父母把我像皇太后一样供着,生怕有一点闪失。

为了避免有意外,我和勋分房而睡,从早孕的反应到后期生产,我所有的重心全放在孩子身上。勋也像往常一样上下班回家,周末陪伴,我丝豪没有半点觉察。

喜得贵子的兴奋很快就被一个不速之客破坏了。

我不知道她哪来的勇气,敢给我打电话,还敢约我出去,跟我谈让我让位于她。

在咖啡店里,她把一张B超单直接摆在了桌上,告诉我,她怀孕了,是勋的。她与他是真心相爱的。

这样的“惊喜”让我措手不及,但是我还是强装着无所谓的样子。我让自己快速的冷静下来,因为事已至此,总是要面对的。

“孩子是他的,你找我干嘛?”

“我希望你能成全我们,因为他爱的是我。”

“对不起,婚姻是我和他的事,不需要你来跟我谈。他如果愿意娶你,让他找我谈。”

“我已经怀了他的孩子了。”

“如果是他的孩子,你如果愿意生,我可以同情一下你,帮你养着。如果没有其他的事了,我就先走了,单我来结。“

我起身出去。我怕自己控制不住愤怒。

你一个第三者,有什么资格来逼宫。

自谈话到结束,我没有来得及细看她。

细看又能怎样?如果她比自己差,是不是说明自己很失败?如果她比自己好,难道就要自卑地拱手相让吗?



4.选择



我花了一个下午来平息自己的情绪。我把张爱玲文集拿出来,在他下班的时候,假装看。然后,假装不经意地问:”是不是男人都有红玫瑰和白玫瑰呢?”

他愣了一下,笑着回答,哈哈,你现在是不是到了蚊子血的阶段了。

“她来找过我了。”我抬头看着他。

他把手里的包直接狠狠地丢进了沙发,CAO,这女人是不是疯了。

“你是选择她还是选择我?如果选择我,那你自己把她解决掉。花些钱也是必要的。如果你选择她,那么请你痛快地给我一个答案。我绝不纠缠。”

当然,我心里是有底的,先不说他如何选择,起码他父母不会让这些野外的莺莺燕燕随便进家门的。因为这是一个极重家族声誉的家庭。

伤心是难免的,因为有被人嫌弃和背叛的感觉。但是事已如此,还能有更好的办法来处理吗?

事情正如我所料,他很快就把外面的事情处理完了。他让这女人把孩子打掉了,把她送出国了。钱和日后的生活费用由他来出。

感情的事,不见面就了了很多的想法。时间长了,自然也淡了。我又回到了那个平常的生活。他一如往昔有空就陪着我们。一副家庭和睦,夫妻恩爱,父慈母爱的样子。

当然,我也知道他与她还有往来,信息的往来。但是又如何,他不一样天天守着我吗?她得到了什么呢?

如今我是蚊子血,她也会变成白米粒,不是吗?

我是蚊子血,我有巢穴可归,有人可依,而她呢,年华老去时,是否成了无人问津的白米粒呢。




我要推荐
转发到